当前位置:醉玲珑>女生耽美>改嫁侯爷甚好,前夫一家含泪跪倒> 第十六章 来的是什么势利眼?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十六章 来的是什么势利眼?(1 / 2)

很快就到了陆重锦和凌依依成亲当天。

陛下刚赏赐了陆重锦不久,眼热皇上恩眷的人都来了。

这天陆府上下非常热闹,陆父和陆盼山在外面招待客人,看着冷清已久的陆府这么热闹,哪怕陆父之前对凌依依有很大意见,这时候也满脸笑容。

宾客们贺喜的声音络绎不绝,说说笑笑的时间里,就到了两位新人拜堂的时候。

凌依依的父母还没有赶到,上面的位置只坐着陆父陆母,看着蒙着盖头被牵出来的一对新人,两人脸上全是笑容。

但是宾客们在看见凌依依的时候,脸上的笑容却僵住了。

新娘的嫁衣一般都非常重工,要请几十位绣艺精湛的绣娘一起完成,而好的成亲嫁衣不仅仅体现在绣艺上,更重要的还是材料。

料子的种类太多,中上已经算体面。最重要的还是针线,必须是金线绣成。就算是家底薄的,那也是银线。

今天来的宾客非富即贵,眼光自然非常毒辣,一眼就看出凌依依身上穿着的嫁衣是用黄线绣的。

黄线和金线的颜色虽然很相似,但是无论是质感和光泽度都截然不同。

普通人可能就被糊弄过去了,但他们是看惯了这些的,眼底瞬时带上了浓浓的嘲意。

陆府也真是的,果然是小门小户,居然在新娘的嫁衣上做文章。

这不是明摆着陆府没有家底、眼皮子浅吗?

此时再看高座上喜气洋洋的老两口和意气风发的陆重锦,宾客们都觉得无比可笑。

真要这么高兴这么与有荣焉,就不会节约这些东西了,

在这些小事上都要这么计较的人家,能养出什么好男儿?

这次来参加婚礼的客人不乏有想拉拢陆重锦的人,但他们大多都身居高位,家里的一个摆件都名贵精致。

就算对陆重锦的能力再心动,看着他们连新妇的嫁衣金线都要算计,就没了一点想拉拢的心。

一场处处节约银子的婚礼,效果堪称四不像,有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无力感。

甚至婚礼进行到一半,不少身份贵重的宾客就找了借口走了。

宴席才开,入座的宾客只剩下了一半。

凌依依拜堂结束后就直接被丫鬟牵回了房间坐着等,自然不知道前面的情况,倒是陆母,看着人走了这么多,已经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脸色。

好在她还有理智,知道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拉下脸色,只等晚上在陆重锦面前诉苦:

“依依说要办喜事,娘舍不得不答应你们。可是你看看今天来的都是些什么势利眼?这是看咱们陆府好欺负吗?”

陆重锦虽然细心,但是他分不出黄线和金线的区别,并不知道在这方面出了差错,觉得今天这些人都是来看自己笑话的,和前一次成亲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此时听陆母这么说,心底升腾出一股浓烈的烦躁,不耐烦说:“行了娘,这些话就不要拿出去说了,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忘记的。”

说着直接拂袖回了自己的院子,看着紧闭安静关上的门,感觉一整天来烦躁的心情得到了很好的缓和。

不管怎么样,依依和他倾心相爱,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是要有很多考验的。不能因为无关紧要的宾客影响他们两个人的感情。

想到这些,陆重锦深呼吸一口气,上前推开门。

本以为进门可以看见一个蒙着盖头、端坐在床前的女子,谁知道打开门后就看见凌依依随意盘腿坐在床上,垫在床上的枣子桂圆花生被她抓了一把在手里,正飞快地吃着。

地下已经丢了一堆花生和桂圆壳,她头上的大红盖头已经不知道被丢到哪儿去了。

陆重锦的心顿时沉到谷底。

偏偏凌依依并无察觉,瞧见他来了,还兴高采烈招呼说:“重锦,你可算是来了!今天都把我饿死了,我先吃点垫吧垫吧……”

陆重锦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,他没等凌依依把话说完就问:“你怎么没等我回来就把盖头掀开了?”

他忍不住开始回想上一次和晏菡成亲的场景。

那个婚礼轰动京城,婚礼上的每一样东西都为人称道。人人都贺喜,没有一人像今天这样。

富可敌国的忠义伯夫妇一点架子都没有……更重要的是他进新房的时候,晏菡盖着盖头娴静坐在床边。

失望像是会大肆扩散,短短时间里,陆重锦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失望的眼神。

凌依依不明所以,“我饿了啊,你这么生气干嘛?我今天很累的好吗?”

说罢她又看了看外面,非常纳闷:“怎么没有人跟着你一起进来闹洞房?不是来了那么多宾客吗?”

今天他们成亲来了那么多客人,怎么会一个来闹洞房的都没有?凌依依就喜欢自己的婚礼热热闹闹的,充分体现自己是主角。

结果这时候只有陆重锦来了,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